搜索一下,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

怀揣追寻阳光的梦想

左利理,笔名阿瑢,诗集名叫《住在浪花里的鱼》。鱼与水的关系本来就是一种很平常的关系,她的诗,所抒写的也正是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平常关系。当然,“浪花里的鱼”肯定不同于平静水底的鱼,它或许拥有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心灵。诗集分为四辑,“山水”是自然世界,也是外面的世界;“人间”是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其中的世界;“故乡”是诗人出生和成长的地方,往往奠定一个人的人生底色和精神取向;“心海”则落脚于诗人自身,诗人从外在走向了内在,从物化走向了精神和情感。从“山水”到“心海”,这四辑作品涉及的题材范围似乎越来越小,从行走到回归,从外在到内在,最后深入到诗人自己的内心世界。但我们更可以说,这个世界其实越来越大,因为对于诗人来说,对内心自由的追寻是其根本取向,精神与情感的抒写是诗歌作为艺术的根本旨归。

利理的诗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明亮。她总是试图以一种敞亮的、超然的姿态面对一切。在布达拉宫,诗人的思绪“飞翔在干净的云朵”,“倾听灵魂的祈祷”(《布达拉宫的仰望》);在纳木错,诗人神游在一种纯洁的氛围中,生命被洗礼,“梦回的青藏高原/渲染念青唐古拉山的沧桑记忆/心灵被这圣洁蓝色洗礼”(《沦陷在纳木错那片蓝色里》)……

诗人生活的垫江是著名的牡丹之乡,利理的诗中有许多抒写花草的作品。花是美好的,但花的生命是短暂的,诗人欣赏鲜花的美好,也感悟短暂中的永恒。诗人因此体验到花的伤悲:“流淌的蓝蓝海水/无数次打动伤悲的花朵/从清晨开始/一直用奔涌的浪花,昭示/那辽阔的怀念与坚守”(《关于伤悲的花朵》),但我们从中也可以感受到诗人那种发自内心的“坚守”,这种执著,带给诗歌一种内在的力量,这种力量来自诗人的内心。诗人也体会到了花香带来的美好:“收拾一地花香,把自己邮寄给春天/在花枝上,生动行走/看春光,燃烧成金色的光亮”(《花朵打开的春天》),这是一种心灵的向往,也是一种对生命的安抚。几首抒写牡丹的诗,诗人是带着对家乡山水、历史、文化的深深爱恋的心态在写诗,其间自然有许多属于诗人自己的独到体验,向往、沉思、迷恋,这些情绪融合在一起,于是在明亮中有了一些忧郁,在向往中多了一丝怀念,“每一次呼唤都是一次思念/每一次绽放都是一种疼痛”(《前世的牡丹,今生的爱恋》),这是牡丹,但又超越了牡丹。这是诗人心灵的外化,也是诗人人格的形态。

左利理的诗并不是那种可以使人眼前一亮的诗,但她的作品中有一种超然的方向和力量,有一种来自内在的心灵力量,它可以带给我们些许温暖,带给我们点滴慰藉,带给我们茫然中的丝丝启迪。无论是故乡的山水、亲人,还是诗人的童年经历和记忆,无论是借助山水体会生命的多元,还是诗人对自我内心的细致解剖,我们都可以体会到这样的温暖、慰藉和启迪。一个人不一定要成为诗人,但一定要努力成为一个有诗意的人。左利理也许就是这样一个把人生的诗意看得比纸质的诗篇更为重要的人。

《住在浪花里的鱼》可以说就是诗人自身的诗意写照,它要面对海水的冷暖,无奈时要流眼泪,还得满怀忧伤,甚至要承受“撕裂般疼痛”,但是,它追求,它寻觅,即使面对艰难也向往着阳光:

鱼儿心海有拍岸的浪花始终澎湃着/怀揣追寻阳光的梦想/期待海平线上壮美的日出/在诞生光芒的地方永生

这种超越的情怀是左利理面对人生的态度,也是她的人生诗意的来源。我愿意为她的美好情怀祝福,也期待她在诗歌探索中获得同样温暖和丰硕的收获。

(作者系重庆市作协副主席、西南大学教授)

发表留言

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请放心留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